{{#invoke:animate|text}}

奥菲联人的日记

来自Conan Exiles 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奥菲联人的日记 are a series of crude books found in various locations on the field in 流放者柯南. 这里躺着的是来自奥菲联的尚纳斯。一个懦夫,一个爱讲笑话的人,它对羊还有着特别奇异的着迷。 Iyes rescued 博尔卡 the 西米里亚人 from his cross, and the pair traveled together until Iyes died. He is buried just west of the Shattered Springs, beside the last of his journals. The journals can be found throughout the map. Ghostly apparitions appear near each campsite along with the journals.


奥菲联人的日记#1[编辑 | 编辑源代码]

Located along on a bluff overlooking southern bank of the river halfway between the 残桥 and 哨所.

在这个被神遗弃的地方,我将用一根木炭棒和几片书页写日记。也许我的文字会在未来给那些不幸的灵魂带去些许帮助吧。这里似乎是失落灵魂的聚集地,在逃离了十字架的束缚之后,我发现自己并非在宿命长河里独游。我身边还有两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可怜家伙,一个是死去的萨莫拉人,一个明显是野蛮人。他看起来像出没于阿奎洛尼亚北方边界的西米里亚野蛮人。他锐利的眼神以及阴沉的表情让我迟疑了一会儿,但我还是决定松开他,这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宿命。他叫博尔卡,有些粗鲁和冷淡。他提出和我同行以报答对我的亏欠。他受了很严重的伤——我是被皮带绑在十字架上的,而他却是被牢牢钉在上面。我们在西北方看见了一座桥。有桥就意味着有水,而这正是我们需要的。

奥菲联人的日记#2[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残桥的南端。

穿越酷热难耐的沙漠是对自制力的考验。我们经过了一个似乎是被抛弃的小营地。我们一边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埋伏,一边靠近还在燃烧余烬的营火。曾在这里的无论是谁,现在都已失去了踪迹。不幸的是,我们没有任何可以烹煮的食物,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余烬,幻想着冒热气的烤肉。为了打起精神,我向旅伴描述起了奥菲联的美丽贵妇。博尔卡将手交叉,漠然地告诉我说,我说了太多他不感兴趣的东西。我只好转而聊起家乡的羊……博尔卡认为我们应该往北方走,穿过大桥。我便从满嘴断牙的口中挤出几句同意的话。

(教授表情动作双臂交叉


奥菲联人的日记#3[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残桥的北端。

结伴而行是非常明智的选择。我的旅伴制作了一柄粗糙的石剑,他曾用这柄剑配以自身强大的力量去对抗极具侵略性的鳄鱼。我曾因怪兽的袭击而感到害怕并退缩,而幸好有了我的旅伴,他不仅保护了我,还取下了野兽身上的肉给我们当食物,这些肉的味道和鸡肉差不多。我们决定沿着河流继续向北方前进。我的旅伴对遗迹里的黑墙产生了一些兴趣,但我并不认为在这里能找到我需要的避风港。

(教授表情动作顺从

奥菲联人的日记#4[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无名之城的东城墙外。

我们在黑墙边上设置了临时的营地。遗迹里传来的诡异声音似乎吓到了博尔卡,但他并没有任何动摇,边上的岩石似乎也比不上他的镇定自若。我明确表示无意去探索这些声音,我的旅伴无奈地对我的懦弱叹了口气,但也同意继续向北。也许我们能在墙上找到一个开口,同时也不对自己造成生命危险。那样的话就很不错了。

(教授表情动作叹气)

奥菲联人的日记#5[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编织者幽谷

我感到非常恐惧,勉强地写下这些内容,也许这是我的遗言了。噩梦般的生物从附近的山洞蜂拥而至,它们发出刺耳的声音并向着我和我的旅伴袭来。博尔卡击退了第一波敌人,但我们珍贵的食物补充却被那些生物偷走了。在这场旅途中,我和博尔卡变得越发默契,互相之间的一举一动便能传达许多意思。当他看向我时,我就知道他希望我在他深入洞穴夺回物资时留在这里看好营地。我便蹲守在这里,紧张地等待他的归来。补充:后来才知道,他事实上想让我一起进山洞好帮他。他还因此朝我头上敲了一下,痛死了。

(教授表情动作以克罗姆之名下跪坐着祈祷站着祈祷屈膝。)

奥菲联人的日记#6[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穆里拉的希望

我在这儿感到坐立不安。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建造者身上发生过什么,但不难想象他们应该也经历了相当坎坷的命运。博尔卡用粗野的方式扭断了一头羚羊的脖子,他爬上了支架,然后让自己重重摔在羚羊的背上。明天我们将继续启程,朝着遗迹向西前进,但今晚,我们就像国王一样享用盛宴!

(教授表情动作得分)

奥菲联人的日记#7[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奴隶之路

我想我被一个可怕的生物蜇伤了。也许是藏在沙砾底下的小蝎子干的?我并没有被蜇到的感觉,但奇怪的疲乏感不断向我袭来。我感到疲惫难受,好像再也走不动了。我恳求博尔卡希望能休息一会儿,他虽然有所反对,但最终还是答应了。我们将在明天穿越坐落于西方的广阔盐滩。也许我们最终能够闯进北方,也许那里会有绿色植物,我们也能最终远离这片地狱般的沙漠。

(教授表情动作打哈欠)

奥菲联人的日记#8[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位于碎泉的西部。

我完了。不知不觉地,毒液正以缓慢的速度流过我的静脉,我快要死了。我的腿完全失去了知觉,就好象不存在了一样。即使平时不苟言笑的博尔卡也对我露出了一丝担忧。如果西米里亚人都可怜你,那你真的完蛋了。我给他讲了一个关于羊的笑话让他打起精神,他咒骂了几句并向火里吐了口唾沫。在我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的旅伴正在一边熟睡,还大声打着呼噜。我的手紧紧地抓着匕首,试图用它终结我的生命。在来世,我希望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教授表情动作微笑大笑)


This article is a stub. You can help Conan Exiles Wiki by expanding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