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oke:animate|text}}

Hi Gamepedia users and contributors! Please complete this survey to help us learn how to better meet your needs in the future. We have one for editors and readers. This should only take about 7 minutes!

巫后宫殿

来自Conan Exiles 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巫后宫殿
Conan Exiles Super-Resolution 2018.05.10 - 17.56.32.74.jpg
生物群落 丛林
坐标 347,146
类型 地下城
地图标志 T Map dungeonIcon.png
Mini T Map dungeonIcon.png

巫后宫殿是流放者柯南中的地下城。[1]


描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天界广场中的桥上走时能看见,在谢尔哈遗忘之都里。

找到该建筑能完成旅途任务:进入巫后宫殿

你走进这个地下城的门时会触发读取画面并将你传送到内部的王座室。王座室本身的装饰很华丽,而且看起来里面还有房间,但是没法前往其他区域。肖像表明了对的崇拜,这点也得到了巫后本人的证实。

策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战斗分三个部分:巨型守卫雕像、光波和巫后自己。

守卫雕像[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你能和巫后战斗并杀死她前,你必须先打败两位巫后守卫。第二个守卫只会在第一个被打败后行动。

光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接触第一名守卫一小段时间后,房间中会开始出现光波,像激光一样。这些激光会充能,然后在光波发射前其路径能提前几秒变得可见,这意味着你可以躲开。如果你被光波射到了,会承受相当客观的伤害。

巫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只有两个守卫雕像被打败后,巫后才会进入战斗。她更像个更有效率的斗士奴隶,只是生命值高得多。

  • 她对致残攻击/击退和击倒攻击抗性较低。
  • 她也能被快速使用钢制短棍击晕,然后无意识地躺在地上被杀死。

可学习配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巫后被打败后,和王座互动能让你学习到两套盔甲和武器的配方:

对话[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巫后有几段对话。

另外,有传说石能播放巫后记录下的信息,揭露了游戏中的许多故事。

你不是一个人。你一点也不比他们差。你可以重获自由。你不必相信他们的谎言。迷失自我且误入歧途的孩子啊,我留了这些石头给你们。我扰乱了他们法术,这样只有戴手环的仆役才能听到我的信息。我是你们种族的母亲。我是守密人、弑神者、巫后。我会指引你们,教导你们,时机成熟后,我会解放你们。
也许你们生来就已是仆役,你们也不记得曾塑造我们的命运。我们曾是海洋的子民,是航海家,也是商人。在温暖且繁荣的岛屿上,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捕鱼和航海。我曾是达贡教的学徒。可一场大灾变降临了。整个世界为之颤抖,我们的岛屿在火海与混沌中爆炸,然后慢慢沉入波涛之中。漆黑的海水以难以阻挡之势奔涌而来,我们无处可避。海洋曾经是我们的伙伴,如今却贪得无厌地夺走了我们的一切。我们尽可能地收集船只和残骸,然后向西逃亡。
孩子,了解过去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从沉没的岛屿逃出来后,我们登上了这片大陆的东海岸。那里有一群人,我们曾经常与他们交易。由于我们登陆的海岸线是他们的领土,所以他们视之为攻击行为。一半的人被水淹没,剩下的人因失去家园而麻木。邪恶的卡里人却对利用我们的困境。我们被赶到一起,锁上链条,被迫为他们工作。

自那时起,我们的人民就变成了仆役。

卡里人是相当无情的主人。孩子,在卡里人的掌控下生存有多残酷,我想我不必细说。你现在能切身体会到,想想那些主人给你套上的枷锁吧。毋庸置疑,活在卡里人阴影下的我们掌握着他们并不熟悉的知识。我们岛上的文明远比他们的先进。若非那场战争太不公平,我们原本可以用我们的力量粉碎他们。事实上,我们中有一些人逃了出来。我们是残存的千人队伍中的残存,但我们都出自强大的帝国。我们向西逃去,一路向西。
旅途相当漫长,我们的人民渐渐疲惫不堪。我们来到内海的岸边,建造船只和木筏渡了过去。那里有岛,其中至少两座岛在我们到达之前就有人居住。有些人选择留下来,希望重建灾难发生之前的快乐航海生活。但海水曾经背叛过我们,所以我们中许多人选择继续向西,我们现在是残存中的残存中的残存。
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个王国。这是一片有着起伏草原的肥沃土地,气候温和的山丘向南延伸,通向干燥的沙漠。北方群山屹立,但并非我们在路上看到的覆雪群山,只是一些参差不齐的岩峰罢了。这里还有一片深厚的沼泽地,它犹如阴影一般笼罩着东部地区。但很明显,这里曾有人居住。地面上伫立着雕有花纹的巨石,如水晶般清澈的湖泊上建有水坝,一条巨大的水渠将湖水引进来。这城市……这样的工程超出了人类的水平。一眼望去,我看到了宏伟的纪念碑,俯视河流的雕像,以及闪着异样火光的塔楼……我承认。我感到害怕。
初遇巨人王时,我们中有一些人跪下来表示崇拜。这些都是活生生的神明,在我们漫长的旅程结束时,他们让我们有了片刻喘息。我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双方的术士一同举行了一次强大的仪式。附魔的宝石让我们可以顺利沟通。我们锻造了手环,并将宝石镶嵌其上,我们由此得以和巨人王一族交流。
这种磕磕绊绊的关系存在不少问题。我们的盟友与人类几无交流,而我们作为人类表现出来的不耐烦,对这些长寿的生物来说不值一提。和我们不同,他们会花很长的时间,在深思熟虑后做决定,对他们来说,我们就像不假思索就向前冲的孩子。不过,事情还是有进展的。他们同意我们在东部边界的沼泽地定居。这片土地于他们而言没什么价值,但对曾以航海为生的我们来说,这让我们可以再次靠近水。只要有时间,我们就能再次召唤达贡。
一开始,我们和巨人王的友谊硕果累累。我们交换知识、食物和小玩意,双方族人都变得繁荣。但巨人王开始警惕,我怀疑是我们的生育率所致。他们族人活好几百年才能长到生育年龄,因此他们的数量不多。我们在新的家园里扩张,并开始侵占他们的土地。为了避免厄运,我开始向北方派遣侦察队,调查巨人王之国的边界以外的地方。他们去寻找肥沃的土地,使我们不必再侵犯东道主的领地。

素材库[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文献[编辑 | 编辑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