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oke:animate|text}}

拉兹玛的日记

来自Conan Exiles 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拉兹玛的日记 is a series of notes left by 拉兹玛 of Shem, the main female from the Intro Video to 流放者柯南. They are located in various places throughout the Desert and detail her experiences in the 流放之地.

拉兹玛的日记#1[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South and slightly east from the south station of 哨所 on a bluff overlooking the river valley.

(Coordinates: 23840 263800 -18380)

拉兹玛的日记One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父亲死去时,我知道就要轮到我了。这只是时间问题。

我没预料到的是这样……被钉在十字架上,留在我未曾见过的废土边缘自生自灭。

派来完成这件事的愚蠢懦夫根本没胆量杀我,很正常。他们是杂种,是仆役与平民被丢弃的后代,因此他们根本不敢让双手沾上皇家的鲜血。

我手脚被捆,还被带到了无人知晓的地方。

他们把我留给了秃鹫,但我被一个男人所救。

好一个男人!体型优美,还有古铜色的皮肤,我从未在谢姆草原星星点点的城邦里见过他这样的人。我被绑在十字架上时,他向我走来,冰蓝色的双眼瞪视着我,好像一种挑战。 我有胆量活着吗?

我蹲在废土的边缘,曾经身为王子女儿的我,如今只是无名的流放者,身处 陌生的土地。他给了我一把双刃斧,手上感受到斧柄的重量让我心感宽慰。

我的答案是:当然,我要活下去。

拉兹玛的日记#2[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On a cliff over looking a river behind the north statue of 哨所.

(Coordinates: 10390 226340 -17940)

Razma's Journal Two Picture.png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这里,我并不孤单。这是我浑身发抖蹲在河岸边时,知道的第一件事情。我看到了其他人,男男女女,衣衫褴褛,有伤有残,他们在岸边燃起篝火,聚在一起取暖。

真傻。火光会引来有敌意的目光,我可不会冒这个险。

我父亲一直教导我,求生的最佳方式就是不要犯下其他人所犯的错误。生活并不总由我们的选择决定,有时关键因素是我们没有做出愚蠢的选择。

可是父亲已经故去,而我只身处于黑暗之中。


拉兹玛的日记#3[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Within a cage in 骸骨拐角 (Coordinates: -28085 194000 -8430)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父亲告诉我,三人行必有我师。但我还没想到这些达法人能教我些什么。

我渡河向北时被抓住了。他们把我敲晕后拖回了营地,关在满是囚犯的木笼里。

他们把我们一个一个地拖出去,带往献祭坑。空气里弥漫着受害者的尖叫和味道...我流下了口水,我真恨自己。

我见过赛特要求的血腥献祭以及得喀托的放纵滥交,但是这些野人长着磨尖的牙齿,鲜血顺着嘴角留下……我讨厌黑暗。它让我毛骨悚然。

其他一些囚犯来自更远的北方。其中一个自称是斯泰吉亚的赏金猎人,来此地寻宝。他说北方有一个赏金猎人建造的城市。

我们旁边的笼子里,有一个女人穿着打扮像个……海盗?难道说我们离海不远?

我需要答案。我一直都在逃跑。努力活下去。

笼子上有一根木条松了。我和斯泰吉亚朋友正在想办法打破牢笼,然后我们就会遁入黑暗。

现在我意识到躲着其他人有多蠢。如果我要逃离这片流放之地,我就要和了解那些柱子的人合作。我需要其他人。

我要吸取这个教训。

拉兹玛的日记#4[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On the foot of a large statue within 竞技场. (Coordinates: 36992 132716 -14493)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身处巨人之中。

我和我的斯泰吉亚朋友一起,他叫贾卡德。我们逃出达法人营地后便发现了这个地方。我甚至不敢肯定我们甩掉了他们,他们不敢进这里。可能他们觉得这是神圣的地方。

我们来到入口时,手环亮了起来。大门旁的灯被里面一道如恶魔之火般的光点亮了。

我们脑中响起了怪异又傲慢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我还在脑中看见了古城中的黑色尖塔,威严奇怪的生物居住其中。

我昏倒了,就像吸入了黑莲花的花粉一般做起了怪梦。

在梦中,我和他们一起行走在黑石街道上。在他们与原始生物交流时,我和他们坐在一起,听取薄纱之外渎神意识的忠告。我看到他们观察人类进入自己的领地,并从开始的高兴转为警惕。

我看到他们的转变,他们对向自己求助、乞求避难的人类硬起心肠。他们封锁了边境。他们奴役抓来的人类。给他们戴上我们现在正戴着的手环。

我在几小时之后醒了过来,我和贾卡德聊起了我看到的东西。显然,他没有看到我经历的幻觉,只是听到脑中的声音警告他远离这个地方。

我明白这里的事情远不止我在养父身边学到的那些政治知识。这里还有未被揭晓的答案,等待人们去探究。

拉兹玛的日记#5[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The journal is on a table in a 航行者的坚守. (Coordinates: 96021 81550 -9171)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我今天去见了海盗。是真的海盗!就在沙漠之中!

听起来就很荒唐。困在陆地上的海盗用石头和铁造了一艘船,就在峡谷中的台地上。他们穿着海盗的服装,自称是……黑手会?

他们宣称在找离开流放之地的办法,和我与贾卡德一样,但他们似乎没什么进展。有许多关于藏宝图与宝藏的传说。他们的头领是克瓦利兹屠夫,我没和她说过话,只是远远地看到过她。一个强横的女人。她领导的这些傻瓜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她确实有自己的计划。

贾卡德和我决定再向西走。根据贾卡德的说法,那里有更多遗迹——有一整座城市!但他说那里很危险。但是除此之外,在城市的西北方有他的同伴。

我们继续搜寻...

拉兹玛的日记#6[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In a small camp in the south-central part of 无名之城. (Coordinates: -142093 159040 -8033)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贾卡德死了,被黑暗与荒凉吞噬了。一个有翼恶魔一边发出凄厉的嚎叫,一边抓着我的同伴飞向群星。

我们一踏入这座城市,就感觉到这里有异样。黑暗就像海浪,拍打着理智的边缘,蚕食着它。鲜血从我不知何时受创的伤口渗出。

遗迹在大地上投下了疯狂的阴影,也把这阴影射入了我的心灵。在我的意识中,过去与现在交织在了一起。

我是一个奴隶,急匆匆去帮助主人。

我是一个女人,在遗迹之中尖叫。

我是一个神明,策划着战争与恶行。还有?

我成了沙暴,肆虐着大地。

我是……我自己。孤身一人。遭到流放。

拉兹玛的日记#7[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Razma's Journal Seven Picture.png

On top of the isolated scaffolding near the stage in 兽穴. (Coordinates: -95770 20750 -9485)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长久以来,我在各个世界之间漂浪。我梦到了从未经历过的生活,从未见过的面孔,从未有过的爱情。在其中一个梦中,我找到了答案。我必须回到那座城市。可我不敢独自前去。

我不知道这些穿着鬣狗皮的野人在哪里找到的我。他们把我带到城市北方某处的营地,让我睡在其中一个帐篷旁的毛皮堆上。

我想他们以为我醒不过来了。

我装睡时偷偷观察他们。发生了一些怪事,他们的肢体语言不太对劲。我出身于亚斯加伦市井,在学会走路之前就看得懂商人砍价时的动作。

可是这些家伙...他们让我想起了低贱的野狗在街道上闲逛,寻找吃剩的食物。他们靠得很近。他们嗅着彼此。当其中一个人大叫时,其他人都吓得发抖。

我要离开这里。

他们聚集在遗迹中的旧竞技场里,像鬣狗一样叫着。他们正在进行某种仪式。一个裸体男人披着张浴血的鬣狗皮。

我不能浪费这个机会,我必须赶紧溜。

我会往西走,去找贾卡德的同伴。我需要他们的帮助。

拉兹玛的日记#8[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地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On the ground northwest of the city of 赛珀梅鲁. (Coordinates: -235590 70510 -3060)

日记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准备好了。

最初,我跌跌撞撞走进城市时,贾卡德的那些同伴不信任我。可他们知道贾卡德的名字,然后…我看到了谢姆人!我的同胞!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有些人认出了我,但我用眼神示意他们别说出来。

在这里感觉不错,我终于可以放松休息了。流放之地是可怕的地方,但这里的人有所成就。

我和来这儿20年的人聊了聊。他们说起了扫荡——士兵掠过这片土地,尽情杀戮和抢劫。他们还说,狂怒的沙暴莫名产生,又莫名消失。

我向他们谈及了我在遗迹中产生的幻觉。谈及了遗迹中心藏有宝藏的房间。谈及了困住我们的这片土地的地图。谈及了可以解放我们所有人的宝石。

他们同意去探险。我会带他们深入遗迹。

然后……我们就能自由了。

我的日记就暂告一个段落,但我的冒险尚未结束。如今行动的力量远胜言辞。

愿我们不会在流放之地再次相见。

——谢姆的拉兹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