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oke:animate|text}}

Hi Gamepedia users and contributors! Please complete this survey to help us learn how to better meet your needs in the future. We have one for editors and readers. This should only take about 7 minutes!

巫後宮殿

出自 Conan Exiles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巫後宮殿
Conan Exiles Super-Resolution 2018.05.10 - 17.56.32.74.jpg
生物群落 叢林
坐標 347,146
類型 地下城
地圖標誌 T Map dungeonIcon.png
Mini T Map dungeonIcon.png

巫後宮殿是流放者柯南中的地下城。[1]


描述[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天界廣場中的橋上走時能看見,在謝爾哈遺忘之都里。

找到該建築能完成旅途任務:進入巫後宮殿

你走進這個地下城的門時會觸發讀取畫面並將你傳送到內部的王座室。王座室本身的裝飾很華麗,而且看起來裡面還有房間,但是沒法前往其他區域。肖像表明了對的崇拜,這點也得到了巫後本人的證實。

策略[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戰鬥分三個部分:巨型守衛雕像、光波和巫後自己。

守衛雕像[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在你能和巫後戰鬥並殺死她前,你必須先打敗兩位巫後守衛。第二個守衛只會在第一個被打敗後行動。

光波[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在接觸第一名守衛一小段時間後,房間中會開始出現光波,像雷射一樣。這些雷射會充能,然後在光波發射前其路徑能提前幾秒變得可見,這意味著你可以躲開。如果你被光波射到了,會承受相當客觀的傷害。

巫後[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只有兩個守衛雕像被打敗後,巫後才會進入戰鬥。她更像個更有效率的鬥士奴隸,只是生命值高得多。

  • 她對致殘攻擊/擊退和擊倒攻擊抗性較低。
  • 她也能被快速使用鋼製短棍擊暈,然後無意識地躺在地上被殺死。

可學習配方[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巫後被打敗後,和王座互動能讓你學習到兩套盔甲和武器的配方:

對話[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巫後有幾段對話。

另外,有傳說石能播放巫後記錄下的信息,揭露了遊戲中的許多故事。

你不是一個人。你一點也不比他們差。你可以重獲自由。你不必相信他們的謊言。迷失自我且誤入歧途的孩子啊,我留了這些石頭給你們。我擾亂了他們法術,這樣只有戴手環的僕役才能聽到我的信息。我是你們種族的母親。我是守密人、弒神者、巫後。我會指引你們,教導你們,時機成熟後,我會解放你們。
也許你們生來就已是僕役,你們也不記得曾塑造我們的命運。我們曾是海洋的子民,是航海家,也是商人。在溫暖且繁榮的島嶼上,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捕魚和航海。我曾是達貢教的學徒。可一場大災變降臨了。整個世界為之顫抖,我們的島嶼在火海與混沌中爆炸,然後慢慢沉入波濤之中。漆黑的海水以難以阻擋之勢奔涌而來,我們無處可避。海洋曾經是我們的夥伴,如今卻貪得無厭地奪走了我們的一切。我們儘可能地收集船隻和殘骸,然後向西逃亡。
孩子,了解過去是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從沉沒的島嶼逃出來後,我們登上了這片大陸的東海岸。那裡有一群人,我們曾經常與他們交易。由於我們登陸的海岸線是他們的領土,所以他們視之為攻擊行為。一半的人被水淹沒,剩下的人因失去家園而麻木。邪惡的卡里人卻對利用我們的困境。我們被趕到一起,鎖上鏈條,被迫為他們工作。

自那時起,我們的人民就變成了僕役。

卡里人是相當無情的主人。孩子,在卡里人的掌控下生存有多殘酷,我想我不必細說。你現在能切身體會到,想想那些主人給你套上的枷鎖吧。毋庸置疑,活在卡里人陰影下的我們掌握著他們並不熟悉的知識。我們島上的文明遠比他們的先進。若非那場戰爭太不公平,我們原本可以用我們的力量粉碎他們。事實上,我們中有一些人逃了出來。我們是殘存的千人隊伍中的殘存,但我們都出自強大的帝國。我們向西逃去,一路向西。
旅途相當漫長,我們的人民漸漸疲憊不堪。我們來到內海的岸邊,建造船隻和木筏渡了過去。那裡有島,其中至少兩座島在我們到達之前就有人居住。有些人選擇留下來,希望重建災難發生之前的快樂航海生活。但海水曾經背叛過我們,所以我們中許多人選擇繼續向西,我們現在是殘存中的殘存中的殘存。
我們終於來到了這個王國。這是一片有著起伏草原的肥沃土地,氣候溫和的山丘向南延伸,通向乾燥的沙漠。北方群山屹立,但並非我們在路上看到的覆雪群山,只是一些參差不齊的岩峰罷了。這裡還有一片深厚的沼澤地,它猶如陰影一般籠罩著東部地區。但很明顯,這裡曾有人居住。地面上佇立著雕有花紋的巨石,如水晶般清澈的湖泊上建有水壩,一條巨大的水渠將湖水引進來。這城市……這樣的工程超出了人類的水平。一眼望去,我看到了宏偉的紀念碑,俯視河流的雕像,以及閃著異樣火光的塔樓……我承認。我感到害怕。
初遇巨人王時,我們中有一些人跪下來表示崇拜。這些都是活生生的神明,在我們漫長的旅程結束時,他們讓我們有了片刻喘息。我們不懂他們的語言,但雙方的術士一同舉行了一次強大的儀式。附魔的寶石讓我們可以順利溝通。我們鍛造了手環,並將寶石鑲嵌其上,我們由此得以和巨人王一族交流。
這種磕磕絆絆的關係存在不少問題。我們的盟友與人類幾無交流,而我們作為人類表現出來的不耐煩,對這些長壽的生物來說不值一提。和我們不同,他們會花很長的時間,在深思熟慮後做決定,對他們來說,我們就像不假思索就向前沖的孩子。不過,事情還是有進展的。他們同意我們在東部邊界的沼澤地定居。這片土地於他們而言沒什麼價值,但對曾以航海為生的我們來說,這讓我們可以再次靠近水。只要有時間,我們就能再次召喚達貢。
一開始,我們和巨人王的友誼碩果纍纍。我們交換知識、食物和小玩意,雙方族人都變得繁榮。但巨人王開始警惕,我懷疑是我們的生育率所致。他們族人活好幾百年才能長到生育年齡,因此他們的數量不多。我們在新的家園裡擴張,並開始侵占他們的土地。為了避免厄運,我開始向北方派遣偵察隊,調查巨人王之國的邊界以外的地方。他們去尋找肥沃的土地,使我們不必再侵犯東道主的領地。

素材庫[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參考文獻[編輯 | 編輯原始碼]